G(F)W之父:G(F)W和v$p$n之间的战争是场永久战

2011-05-2216,64920
方-.滨·兴

方-.滨·兴

敏感词XXX之父方滨兴自称注册了6个vpn,用来访问那些被他原本已屏蔽掉的网站。

“我家里的电脑中有6个vpn”,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说,“但是这些vpn我只用来检测那个更厉害:是敏感词XXX还是VPN。”

“我对那些像反ZF的众多言论不感兴趣。”

中国大陆曾流行关于扎克伯格的一则笑话,他去年圣诞节期间来了一趟北京:作为被屏蔽网站Facebook的总裁,他感到非常高兴,因为中国本土的互联网大佬们向他展示了如何穿越长城来访问FB。

“自从我一落地,我就不能登陆我FB帐号!”扎克伯格这样说。

这则笑话可能是虚构的,但是敏感词XXX却实实在在存在的,它屏蔽了世界上最流行的网站,包括YouTube,

方的这一成果在他12月份刚开通新浪微博时就给他带来成千上万的骂声。

短短3个小时之内,将近10000名微博用户给他留言,鲜有赞美之声。

为国家牺牲

他自称为“学者”,方说他自己只做正经事,而且无论面对的是棍棒还是乱石。

他证实了一则媒体报道,他是敏感词XXX关键部分的首要设计师,敏感词XXX在1998年推出,于2003年正式上线。

几天之后,方关闭了新浪微博的账户,而且他对此事一直保持沉默。

“我把这些污言秽语当作是我对这个国家的牺牲,”方说,“当他们不能得到他们想得到的东西的时候,他们肯定需要一个人来责怪:就像你没能拿到美国签证,过后你肯定会骂签证官几句。”

这些对方滨兴的讥讽和辱骂都是因为他到角色:他创造了一种技术手段,来过滤那些有争议的关键词和屏蔽那些被视为敏感的网站。

方拒绝透露敏感词XXX的工作原理,他双手交叉在胸前,说“这个高度机密。”

谈到敏感词XXX的未来,方说,那就和我没关系了。

“最终我的设计被选中是因为我的这一设计是最优秀的,”方爽朗的大声笑了出来,“在那个时候,国际亟需这样一个系统。”1

上海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张志南说,1998年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一个转折之年。

当时,门户网站像新浪和搜狐才刚刚出现,那时中国大陆的网民不过100万,也是那时,中国政府对互联网开始严肃起来。

张说,“构建敏感词XXX是对一个新生且未知事物的一种自然反应。”

耐心与理性

方对监控数亿中国大陆网民互联网信息的决定并不辩解。

这样的一个防火墙是“各个国家的一种普遍现象”,他说,“并不是只有中国来监控互联网。”

“据我所知,包括南韩和美国在内的约180个国家,都在监控互联网。”

但当把其他国家防火墙和他的独一无二的敏感词XXX就审查的相对数量和质量讨论时,他避而不谈。

其他一些国家-甚至是发达国家-当网站内容与其国家法律相悖时,就会直接禁止访问这个网站,就像是在德国,网络上出现纳粹信息事就会被屏蔽。

而使中国网民苦恼的是,他们却不能访问像Facebook 或 YouTube这样的没有明显恶意的网站。

据报道,社交工具的出现并不是仅仅为了娱乐。当问及在突尼斯和埃及政变之后将会发生什么时,推翻穆巴拉克极权统治的参与者Wael Ghonim回答:去问FB。

对互联网的政治影响完全了解之后,美国加大努力研究互联网在线渗透工具以及向外国政府施压,比如中国。

周二,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讲话中说,美国政府在今年预算2500万美元来帮助在线用户穿越诸如中国的敏感词XXX一样的防火墙,来获得网络的“绝对自由”。从而实现互联网信息流动。

周四问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兆旭对于希拉里周二的言论有何评价时,马重申中国网民在“遵守中国法律”的条件下,充分享有自由。

“中国反对任何一个国家打着互联网自由的旗号来干涉中国内政。”

永久的战争

复旦大学教授张之安指出在过去的10年中,因为众多的网民意识到了言论自由,而使得中国互联网自由有了长足的发展

“这种变化是巨大的,”他说,“当然中国互联网仍在发展过程之中。”

“我们会倾听其他国家对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意见,但是我们也要要自己的时间表。”

“这个过程需要时间,而且我们需要耐心和理性。”

方也承认他的敏感词XXX在区分善恶信息时并不是十分有效,如果一个网站含有敏感字眼,敏感词XXX往往把整个网站给屏蔽掉,这是因为“技术的局限性。”他说,他希望这个功能能在将来变的更加智能。

“敏感词XXX监控网站并把他们全部屏蔽掉,这就像不允许乘客携带液体登机一样,这是因为我们的安检不足以检测出普通的水和硝酸甘油的差别。”

每次当他发言之前,他总是先停顿几秒,来调整他的语调和语速。

方声称,需要更多开放的信息流代表外国势力一种软实力对中国的威胁。

“一些国家希望北韩开放其互联网,但是如果他们真的那样做了,其他国家就会占尽上风。”

当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上海的时候,他谈到对中国学生来说,有更个开放的互联网的重要性。

有些分析人士认为通过互联网,中国大陆的言论自由日益开放,而也有人声称敏感词XXX过滤一如既往的严厉。

中国现有超过4.5亿的网民,成为世界上网民人口最多的国家。

方声称,敏感词XXX和vpn之间的战争是场永久战。

他说,“到目前为止,敏感词XXX处于劣势,仍需要进一步的提升。”

拿交通管制来形容这个比较恰当。

“司机只需要遵守交通规则,而公民们就拿着已有的去自娱自乐去吧。”

关于方滨兴(略,其人其事去百度百科查看)

1 0
  • MeeSii2012-01-15 下午 4:50 回复

    方滨兴的微博又开了,可是没有权限评论,在微博里也无法搜索“方滨兴”…

    #11  
  • 开心段子网2014-06-23 下午 4:34 回复

    生活在局域网中啊。。。

    #12